且暂还家去

摘纪录:

一个人如果过于敏感和涉世不深,有许多话其实并没有恶意,而他听起来却像含沙射影,指桑骂槐。
——达芙妮·杜穆里埃《蝴蝶梦》


感谢推荐

摘纪录:

舆论对于一个人的意义取决于这个人自身的素质 。对于一个优秀者来说 ,舆论不过是他所蔑视的那些人的意见 ,他对这些意见也同样持蔑视的态度 。只要他站得足够高 ,舆论便只是脚下很远的地方传来的轻微的噪音 ,决不会对他构成真正的困扰 。唯有与舆论同质的俗人才会被舆论所支配 ,因为作为俗人之见 ,舆论同时也是他们自己的意见 ,是他们不能不看重的 。
—— 周国平《爱与孤独》


感谢推荐

撇去爱情 没头脑和不高兴相处真是让人身心俱疲

呜呜呜呜呜我家羡羡大宝贝生日快乐呀

有些印象先入为主,导致对整体的认知都有些偏颇 还是应该客观的去看事情 并且时时更新对事情的认知 否则有些东西过了太久真的是和最初相比面目全非啊  冷静客观理性 自勉 。

【一个毛毛的叨逼叨】键盘侠是不是侠?

加零不加一:

不知道转这篇会不会让人不高兴。但是还是想转,尤其是想让懂的人看到。


恬不知耻的号:



占tag致歉,致歉,致歉。




但是我确实是因为一些事有感而发,打个tag聊表一下心意。




假如你觉得我说的是错的,请你相信,我说的就是错的。












键盘侠是不是侠?








不是。我很坚定地认为不是。








奇葩说里陈铭有一句话非常打动我,他说“一个人,你只有温暖纯良了,才有资格谈论爱与自由。否则,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








其实我更觉得,键盘侠和喷子最主要的区别,不在于“自由”,在于“正义”。








自以为是的正义。








所以我想说:“正义,多少罪恶假汝之名。”








键盘侠是不是侠?这个问题之所以可以拿来被讨论,是因为很多人说:“不一定践行正义才是侠,呼唤正义也可以是侠。”这句话并没有错,然而它最大的问题是:在网络上,我们时常无法分辨对错。








没有对错,何来正义?








我看到,一个人被千万人骂的论据是:他被人挖出的微博小号字里行间有攻击别人的倾向;他被人人肉出的照片看起来很丑;他没有关于网友针对他的指责道歉。








假如指责本来就是不合理的?为什么要道歉呢?








很多情况下,在网络上千人转万人赞的背后,不是针对事实的理性分析,而是一种情绪的宣泄。因为我讨厌一个人,所以我找出了不利于他的“事实”,通过转发获取群体的关注,从而获得一种自我满足感。








假如这个骂人者的心态是:我就是看你不爽所以要骂你,那这是一个喷子的心态。假如这个人的心态是:你是一个该骂的人,我骂你是在呼唤正义,那这就是一个键盘侠的心态。








我不是说不应该有呼唤正义的群体。应当承认有时候网络上言论的力量确实可以让我们注意到一些社会的问题,网络上的一些讨论也许也确实能得出部分真相——或者起码讨论本身体现了一定程度的自由。但是我们绝对不应该呼吁,绝对不应该倡导基于网络的“道德审判”。








这是假正义之名的罪恶。








首先,在网络上,很多事实真相是很难被一个人完全了解的。网络拉近了我们与事件的距离,同时,也拉远了我们与事实的距离。很多人在网络上获取的只是被人概括传达的只言片语。情绪固然易于被煽动,然而本质的真相鲜有人在意。








而且,就算是值得信任的媒体基于事实的报道,我也不觉得我们应该倡导网民在网络上对当事人进行道德审判。为什么社会分工中需要专门去审判的法律机构存在?我举一个非常不高大上的例子。韩剧听见你的声音里,男主具有读心术,女主是一个律师。在一次男女主的合作中,男主通过读心术发现被告人兄弟是在利用法律漏洞逃脱制裁,于是他和女主合作,反过来利用了被告人兄弟,促使他们在法庭上互相告发,最终两人都被判刑。然而后来他们发现,被告人兄弟固然犯罪,但他们的犯罪是“受害人家属报复”性质的犯罪——被他们杀害的人曾经杀了他们最爱的人。而他们还有生活无法自理的老母亲,因为他们同时入狱而处境凄凉。








虽然这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但是我们需要意识到专业分工的重要性。被告人的律师应当为被告人辩护,即便你有读心术,你发现被告人真的犯罪了,你也需要去了解他为什么是情有可原,而不是罪有应得——这是一个被告人的律师的责任。法官需要耐心地倾听两方的陈述,尽量全面地了解事实真相,尽量在法律和人情中权衡,做出最合理的决定——这是一个专业法官的责任。








然而网络上的道德审判是怎么样的呢?基于片面的事实给出片面的论断,继而通过审判他人获得自己的道德优越感。在这场审判中,“被告人”到底有没有罪,就算有罪,他是情有可原还是罪有应得,那些转发谩骂的其实并不那么在乎。他们在乎的,实际上是占领道德高地的爽,抱团攻讦的爽,宣泄情绪的爽。心中的恶意战胜了同理心,如此而已。








这不是正义的审判,这是失智的暴行。








我看到网上很多人对一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人充满了没来由的恨意。他们因为讨厌一个人,希望他锒铛入狱,希望他出事暴毙。如此恶毒的心态,是因为键盘和网线为他们提供了屏障。戴着面具杀人,似乎就不是杀人了。








最可怕的是,杀人的人,觉得自己在惩奸除恶,替天行道。








为什么键盘侠不可以是侠?因为不可以把倚天剑交给戴着面具的刺客。否则,








正义,多少罪恶假汝之名。






【科普向】关于墨香铜臭相关黑料的辟谣与反盘

叽渴症患者:

内有网上流传于作者墨香铜臭一切黑料与谣言的辟谣与澄清。





我方从始至终支持“粉丝行为不上升作者”,因此为避免争议,粉丝行为不列入此博。此博仅针对各方黑子又双叒叕拿出来炒的陈年洗脑包进行辟谣,将不定期进行更新,也欢迎评论补充。




欢迎随意转载,站内站外皆可,但不得更改。





  完整九宫格+《关于魔道祖师被污蔑营销炒作一事相关考据及总结》报告PDF已放入百度网盘,微博内有链接可供下载,密码:ocw6









  • 关于营销



  1.关于营销的辟谣


   空降热搜/微博买榜/买同人/买扫文号推广/买营销号发通稿/贴吧、豆瓣炒作/拉踩均为不实谣言,内有数据记录、“营销号”亲自反驳、事件记录吧澄清总结、兔区查ip记录。






  2.括号君太太对于同道殊途是否为墨香铜臭花钱请策划的澄清






  3.微博主页墨印香堂对于晋江帮助推广一事的澄清






  4.业内人士对魔道有无营销一事的看法/澄清




  请注意此图为“评论”,而非黑子造谣的微博,去博主的微博内搜关键字当然查不到,但是博主并未删除评论。


  補充:行舟KK对于“作贼心虚删除为魔道澄清的微博”一事的澄清






  5.关于“墨香铜臭将ip卖给新湃传媒进行营销”的辟谣





  墨香铜臭是晋江的签约作者,作品版权卖出由晋江“全权代理”;新湃传媒为晋江合作方“影视公司”,非营销公司,现在正在拍摄的陈情令制作公司即为新湃传媒。






  6.关于墨香铜臭《魔道祖师》刷分的辟谣:




  晋江官方判定未刷分,你黑一句话倒成了刷分石锤?




  7.关于作者低价买雷盗号给自己作品刷数据的辟谣与澄清









  • 关于融梗/抄袭





  1.关于魔道涉嫌抄袭多部作品的反调色盘






  2.霹雳粉做的反调色盘


  不要说什么“现在风向又不同了”,一部作品究竟有没有抄袭不是因为风评而定,判定一部作品究竟有没有抄袭的方式也不是根据它的路人缘所决定的。2017年就被锤得死死的事情,在作品一字未改的情况下,并不会到了2018年就突然变成抄袭。


  我现在跟你讨论的是抄袭,不是别的什么,就事论事,不要扯别的。







  3.仙剑粉做的反调色盘





此微博已被仙剑官方点赞






  4.反抄袭吧对此事看法


  关于近期“反抄袭吧改口认为有融梗嫌疑”一事,实为反抄袭吧“现皮下与前皮下意见相左”。若有人认为“反抄袭吧并不能算是权威机构”,讲的话不能当真,那请六组出示权威机构证明,否则就算造谣泼脏水。






  5.关于《魔道祖师》被指控抄袭《浩然剑》的辟谣与澄清:




  原调色盘与反调色盘




  时间线澄清1




  时间线澄清2




  黑子为指责抄袭而不惜复制《浩然剑》原文,窜改为《魔道祖师》内人名,称此为《魔道祖师》原文






  6.金龙奖得奖作品不得抄袭(或涉嫌抄袭),这个锤够不够硬?够不够权威?












  • 对于作品





  1.关于“墨香铜臭同意魔道祖师改编影视剧中新增BG线”以及“墨香铜臭本人为陈情令编剧”的辟谣:









  2.关于墨香铜臭本人“支持拆忘羡官配”的辟谣:



  图为黑子p图,魔道祖师首发日在2015/10/31,而这篇评论发于2014年,时间线根本对不上!






  3.作者本人对于官配的立场及态度:












  4.关于“墨香铜臭不爱自己笔下人物”的反驳









  • 关于“人品”







  1.关于墨香铜臭“利用粉丝人肉其他作者自炒以卖出影视版权”的辟谣与科普


  第一,并无任何证据证明人肉作者西子绪的三无小号皮下为魔道粉,更无证据证明其举动为墨香铜臭指使;第二,《天官赐福》版权已于三月卖出。






  2.关于诅咒831的“受害者”早点死





  第一,墨香这句话是在四月时说的(然而四个月过去了她还没开文);第二,“死日”指她的第四本书“神没有休息”。这个堪称断章取义之最,可以安排一下拿个奖了。


  贴心小提醒:死日不好听,也有黑子拿来作文章,大家可以根据墨香透露出来的小料喊“四少”喔。






  3.甩锅霹雳粉、脱坑回踩霹雳





  作者已强调“某些粉”,这就不叫地图炮、不叫甩锅,这叫点艹。而这所谓的“某些粉”继鉴抄《魔道祖师》后,又给《天官赐福》泼脏水,于四月初更是对一字未开的《死神没有休息日》进行“预言抄袭”,是以作者才发了一条发泄情绪的微博。再次澄清:那条微博与西子绪太太无关,与霹雳粉无关,仅针对拿霹雳当枪的无脑黑。



  
你黑梦里的回踩。哪家回踩不踩官方不踩粉群只踩掐架阵仗的?问问你身边的饭圈姊姊她们认不认?


  据我列表霹雳圈的朋友表示,在霹雳圈里连骂编剧都是正常的事情,因为不同时期的编剧不同,剧情不可能尽如人意。所以请问一下,如果连骂编剧都纯属正常、不算回踩的话,调侃掐架阵仗算什么回踩?







  • 对于粉丝





  1.关于墨香铜臭“开除薛洋及江澄粉粉籍”的澄清与事件科普


  不存在“地图炮粉丝”的行为,从头到尾针对的都是“角色毒唯”,请正常粉丝不要对号入座。




  2.关于墨香铜臭亲自下场引导粉丝


 


  第一,空降粉群为“安慰”不为“引导”;第二,作者原话为“不要再砸雷了、不用做长微博澄清了”。


 


  具体辟谣在第一个最全的整理里头麻烦自己看一下。页数有点多,144页,前面有目录,按着目录找很快就能看到。






  墨香多次于晋江作者专栏、魔道文案、作者有话说以及微博上呼吁粉丝“不要ky”、“不要拉踩”、“不要侵犯三次元隐私”。


  专栏声明挂了两年,前前后后说了九次,然而即使如此,仍有TXT女孩不关注作者、不知道这些东西,低龄脑残粉明知故犯。


  个人行为个人背锅,请勿上升。非要上升作者,请不要自行跳过脑残亲爹娘,先找他们,再找作者,谢谢。





  • 其它





  1.墨香铜臭是长佩大股東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谣言。例如:墨香铜臭的父亲给了她500万/700万/730万/750万/800万买营销、墨香铜臭其实是蔡徐坤/范冰冰(对以上二位的粉丝致歉)、墨香铜臭是体│制│内人士,要竞选人│大、墨香铜臭用霸王票和版权收益洗│钱,或者831事件后白衣逆诈尸,跳出来表示“当年自己就是拒绝帮作者营销才被带头针对、开除粉籍”。从头到尾一张嘴,无凭无据,连个QQ聊天纪录都没有,说自己一怒之下退群了没有聊天记录,在被告知可以用电脑导出后就直接闭麦不说话,比差池还不敬业。




这些事我不知道该如何辟谣、从何辟谣,因为任何罪行从来都是“证有不证无”,这是常识。




然而,这样荒诞无稽的谣言仍然在黑子之间流传、被放进了新的洗脑包里,任黑子扔给刚入坑的萌新,或者压根没入坑的吃瓜路人。




三人成虎,人言可畏,请不要轻信谣言,这样不仅对作者是一种伤害,还显得你智商很低。




下次如果你又吃到了什么神奇的洗脑包,请让他先把锤给你。先有锤再去论真假,而不是先定真假,再问澄清的锤可不可信。
















无知是最大的愚昧

『目送』跌倒

羡.:

不久前,震动了整个香港的一则新闻是,一个不堪坎坷的母亲,把十岁多一点的两个孩子手脚捆绑,从高楼抛落,然后自己跳下。
今天台湾的新闻,一个“国三”的学生在学校的厕所里,用一个塑料袋套在自己头上,自杀了。
读到这样的新闻,我总不忍去读细节。掩上报纸,走出门,灰蒙蒙的天,下着细雨。已经连下了三天雨,早上醒来时,望向窗外,浓浓的雾紧紧锁住了整个城市。这个十五岁的孩子,人生最后的三天,所看见的是一个灰蒙蒙、湿淋淋、寒气沁人的世界。这黯淡的三天之中,有没有人拥抱过他?有没有人抚摸过他的头发,对他说:“孩子,你真可爱?”有没有人跟他同走一段回家的路?有没有人发简讯给他,约他周末去踢球?有没有人对他微笑过,重重地拍他肩膀说:“没关系啊,这算什么?”有没有人在MSN上跟他聊过天、开过玩笑?有没有人给他发过一则电邮,说:“嘿,你今天怎么了?”
在那三天中,有没有哪个人的名字被他写在笔记本里,他曾经一度动念想去和对方痛哭一场?有没有某一个电话号码被他输入手机,他曾经一度犹疑要不要拨那个电话去说一说自己的害怕?
那天早上十五岁的他决绝地出门之前,桌上有没有早点?厨房里有没有声音?从家门到校门的一路上,有没有一句轻柔的话、一个温暖的眼神、使他留恋,使他动摇?
我想说的是,K, 在我们整个成长的过程里,谁,教过我们怎么去面对痛苦、挫折、失败?它不在我们的家庭教育里,它不在小学、中学、大学的教科书或是课程里,它更不在我们的大众传播里。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只教会我们如何去追求卓越,从砍樱桃的华盛顿、悬梁刺股的孙敬、苏秦到平地起楼的比尔·盖茨,都是成功的典范。即使是谈到失败,目的只是要你绝地反攻,再次追求出人头地,譬如越王勾践的卧薪尝胆,洗雪耻辱,譬如哪个战败的国王看见蜘蛛如何结网,不屈不挠。
我们拼命地学习如何成功冲刺一百米,但是没有人教过我们:你跌倒时,怎么跌得有尊严;你的膝盖破得血肉模糊时,怎么清洗伤口、怎么包扎;你痛得无法忍受时,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别人;你一头栽下时,怎么治疗内心淌血的创痛,怎么获得内心深层的平静;心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时,怎么收拾?
谁教过我们,在跌倒时,怎 样的勇敢才真正有用?怎样的智慧才能度过?跌倒,怎样才可以变成行远的力量?失败,为什么往往是人生的修行?何以跌倒过的人,更深刻、更真诚?
我们没有学过。
如果这个社会曾经给那十五岁的孩子上过这样的课程,他留恋我们——以及我们头上的蓝天——的机会是不是多一点?
现在也许K也绊倒了。你的修行开始。在你与世隔绝的修行室外,有很多人希望捎给你一句轻柔的话、一个温暖的眼神、一个结实的拥抱。我们都在这里,等着你。可修行的路总是孤独的,因为智慧必然来自孤独。


——《目送》P53 跌倒

2682:

一个有点糟糕的故事
关于偷盗癖

已经把这些事画出来可能有几年了,但从来没有发过,自己也一直不敢回头看这些回忆。但是一个朋友很喜欢,她说这是个“悄悄得救的故事”。